新闻中心

首页  >  新闻中心  >  新闻中心

郝荃:善良是人大毕业生的通行证

来源:校友办公室 编辑:院宣办 发布时间:2013-04-16

    她拥有丰厚的薪水,很权威的头衔和一个大而干净的办公桌。
    这位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中国区首位合伙人,比约定采访时间晚了几分钟到现场,她剪着短发,一身普通黑色职业装,夹着一些文件。刚接完一个总部电话,就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。
    郝荃坐下来后,那一种自然和煦态度让人特别舒服。而坐在她面前,不知不觉会被她眼睛的光彩所吸引,那是一种晶亮、活泼、而有灵性的眼神。透过它仿佛能穿越回到当年在人大学习的时光,你会想,那时她准是个人人喜爱的小姑娘。你不会想到,面前这位访谈对象已经年过不惑。
    人大可算是郝荃的福地。1978年,郝荃被人大会计专业录取,是人大复校后第一批学生。他们被称为老三届,“那是我生命中一段很重要的生活。” 她告诉我们。
    她与人大缘分不仅于此。她在这里学习了4年,工作了7年,她的爱情也在此开花结果。“我不但在人大有了知识、学历,连老公也是同班同学,我的家庭建立都离不开人大。”号称中国首席会计师的汪建熙,当年是郝荃的同班同学,大学一毕业他们就结了婚,是他们班里面最早走到一起的一对。现在汪已是中投公司副总经理兼首席风险官。
不可复制的人大
    回顾过往的故事,经岁月流逝冲刷,似乎只风干成了三言两语。动荡的文化大革命,风风火火的上山下乡是背景,亦是故事的前传。“1978年恢复高考,是我们回城之路。当时在农村插队,考前什么辅导都没有,就自己准备。
    那个特殊时期,师生们各自经历过很多磨难,“我们班里年龄最大的和最小的相差16岁,有的还有孩子。”那时的学生对上学机会异常珍惜,对生活都充满理想。大家坐着小马扎上课,连一张课桌都没有,但是整个学习气氛和同学关系都快乐得不行,“直到现在,好像也想不出来那时有什么不快乐的事。”她转动着眼睛说。
    纯真年代永远烙在了她的记忆里。人大毕业后,她留在会计系任教。在她看来,在自己几轮人生转折中,都跟老师分不开。其实人大一直非常注重青年教师的培养,郝荃当时有两个机会,一是去国外读学位,还有就是去毕马威实习。左右为难之际,又是老师推了她一把,系主任陈共老师点拨她说,“学位不是最重要的,关键是要有一些实际工作经验。你该去看看国外公司是怎么做事的,去毕马威实习机会也不是谁都会有。”
    谈起人大老师,郝荃不仅叫得出教过她课的老师名字,连他们的样子都如彼时般清晰,比如教《西方会计》陈云震老师,教《管理会计》汪家佑老师,教《财务管理》王庆成老师,还有教《工业会计》贺南轩老师等等。“上课时老师们都特认真,全心全意扑在培养学生上。你要不好好学,他们那种急,我们都能感觉到。”
    人大的师生关系,郝荃用一句话来概括:有敬畏但没有畏惧。无欲而刚,不怒而威,举止有道,这样的师风,影响她至今;以前对学生,现在对下属,亦是如此。曾经在人大当过7年老师的她,“讲起课来像鞠萍姐姐讲故事”,工作中也并无女强人般的强势身段,是一位十分随和的领导:她的同事每次为她拿一份报告到桌上时,都会看到她感谢的笑容;走廊里,与过往员工她也会笑眯眯地打招呼,习惯性地为其他同事让路、开门。“其实人大毕业生很多都是这样,比较平和,稳妥,包括在商界里面,甭管做到什么职位,一看就是人大出来的,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会很努力做事情,不虚张声势。”
    对人大,郝荃独有一份认同感和偏爱,“毕马威前前后后有400多人大毕业生,每年我都会做这些孩子的考评。总的感觉,人大商学院也许不像北大、清华那样有知名度,但学生进步很稳定,不眼高手低,没被环境熏染得很浮躁。”
后人大时代在继续
    第一批上大学,第一批出国,第一批去毕马威实习,第一个成为它的合伙人。人大是郝荃的基石,她从这里一路出发,而毕马威就是阶梯,一步步让她通向更为广阔的人生。加入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,从纽约、洛杉矶、伦敦到北京,绕了半个地球。从最底层审计员,到今天成为毕马威合伙人,郝荃走过了毕马威培养员工“金字塔结构”的每一个层级。
    有人问郝荃,在毕马威这样群英荟萃地方,和各个国家合伙人打交道,应对来自各方面的各种挑战,是否曾有过胆怯和不自信的时候?郝荃说,自信是一个人成熟的标志。其实刚到美国毕马威实习时,的确很不自信,那时最大困难就是来自人际间的沟通,“作为一个外国人,语言不好你就会觉得很难受,有时候你有很多想法也表达不出来,有时候人家讲的中心要领你也听不出来。”
    郝荃向当时的职业辅导员表达了这种困惑。这位辅导员是位业务能力很强的美国人,他对郝荃说,Sherry(郝荃的英文名),你才来美国三年已经跟我们这些土生土长的人打成平手了,你还需要怎样呢?“事实上,信心是在做事情中被培养和灌输起来的。当你做对的事情越来越多,当你发现别人愿意倾听你的建议时,你就会对自己多一些信心。”
    在毕马威,从审计员到经理这个职位需经过4~6年。如果要升为高级经理或者合伙人,不仅有年限,更重要是个人工作能力、管理能力和业绩,一般需10~14年左右时间。每一个层面上的挑战都不一样,“我走过所有阶段后发现,每个阶段折磨你的事都不一样。你比如说,现在做到合伙人了,就要考虑客户啦,收费啦,底下那么多人没活儿干了怎么办啦,等等。”
    《浮士德》中说,“善良人在追求中纵然迷惘,却终将意识到一条正途。”这句话也许正暗合了郝荃的价值观,作为毕马威的“掌门人”之一,郝荃对自己有一个最基本的要求,做善良的人,她也拿这条要求员工。她说,这是她人生法宝和总结,“假如你行善良之道,你会很幸运,你一定也会从中受益。假如你以善良心态做事情,你需要业务,需要有人帮你推荐时,根本就不用开口,人家恨不得就想给你,好像你不拿就对不起他似的。”
    而作为工作中的领导者,她认为,第一要有胸怀,第二要有智慧。“我自己的风格就是很不像一个领导,我跟我的同事都相处得比较好,就是那种别把自己太当回事儿的风格吧。”不过,郝荃最强调的还是做一个好人所带来的好运,她说,“在人生的方方面面,可能这一点是我能够把握住的;其它的我都控制不了。”
  

郝荃
    1978年-1982年 人大会计学专业本科,毕业后留校任教。1990年赴美留学,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。
    现任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中国合伙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