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
首页  >  新闻中心  >  新闻中心

张大卫:曾经人大的淬火

来源:校友办公室 编辑:院宣办 发布时间:2013-04-17

    有些出乎意料之外。身材高大的张大卫走进来时,没有一点官僚气,看上去竟是一派朴实和知性。当我们坐下来打开话匣后谈起远去的诗人杜甫、白居易时,他几乎更像一个大学里教文学的老师,“是呀,我曾经研究过美学,还在大学教过文学理论。”他笑着说,当下正热的《山楂树之恋》,连小说带电影他全看过。“所以对这个作品我绝对有发言权,我觉得里面表现得还不够。要是我给他们指点指点,可能比这还要深刻,呵呵。”你得让我再多嘴一句——张大卫现任河南省副省长,这样的聊天话题乍听上去,的确很意外。
    然而接下来你会发现也在意料之中。当张大卫更进一步展开话题时,我们得知,今年56岁的他,正是“静秋时代”同龄人,“我就是下乡知青。属于可教育的黑几类子女,返城后又是一线工人,什么农、工活都干过。而且在当年那些岁月中,受到工人、农民兄弟般的相待,对我们没有歧视、是很呵护、很温暖的一种情感。”所以直到现在,他说自己与农村、工厂有着深厚感情牵联。
    那一段正是他的青春和成长岁月。所以工人和农民特有的性格品质,在张大卫身上有很深的烙印。“要说忘了农民、忘了工人,高高在上,这种事我们是做不来的。在那种年代和情况下走过来以后,你不可能飞扬跋扈、指颐气使,不可能的。那个时代过来人可能都有这样的时代性格。”
    在张大卫心里,这种时代性格的关键词应该是:宽容、友善、善良、团结、真诚、热情。而移植到工作风格中,“还是以真诚为主”,干事情都比较认真。“因现在工作中涉及到经济发展、国计民生等一些大事,特别是一些重大工程,比如节能、环保、土地资源保护、环境保护、城市建设等都牵涉到范围较大又敏感的一些问题,这非常需要我们兢兢业业地去办,也真得需要心为民所系。”
    曾经很长一段时期,张大卫在河南省计划部门工作,长期主抓节能和工业方面工作。那正是我们国家处于工业化发展加速、工业经济转型、结构调整向前推进时期。“这个时候,从我们知识结构上来看,有很多不太适应,虽然工作也有一定成效、也很努力,但和形势发展相比,知识结构明显有欠缺。”
    1995年,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(工经系)招收在职研究生。张大卫报考了企业管理专业。当时人大招生,考试非常严格,学习也极其系统。三年多时间,张大卫上了很多相关专业的大课、小课,系统地学习了工业经济、企业管理知识。
    与本科生报考志愿的懵懂不同,“我们就会稍微理性一些。因为我们已经在做这个工作了。当时我是省计划委员会工业处长,本身工作上就有压力、有需求,在这种情况下学习就特别有针对性。能很快把所学知识和自己实践结合起来,转化得非常快,对于指导自己的工作受益匪浅。”
    张大卫说,他特别感谢在人民大学商学院的这种学习机会,感谢当时老师们严谨的教学。他如数家珍般地说起印象深刻的刘仲康、司岩、郑明身等老师教过他的东西。“李平老师给我们讲规模经济,跟我的工作刚好很对位;我们基础理论课老师是杨志。这些老师严格认真教学,给我们很大教育和鼓励,毕业时他们又指导我们,要结合自己工作需求撰写论文。这样,学了企业管理后对我们在实践工作中了解企业微观运行、管理机制,都有很大好处。你说,这样的学习收获是不是非常大?”他说,后来从工作需要出发,他还请李平老师专门去河南讲过课。
    每个人成长中会有很多拐点,或者说一些关键环节。九十年代中期,当时国家提出调整产业结构、扩大内需,促进经济转型发展这些新问题。“当时我担任轻工总会副会长,负责全省轻工方面结构调整,又恰好学了这些知识,就把它用到了实践中,积极地去探讨、推动轻工行业结构调整。”那时张大卫向省委、省政府提出很多积极建议,参与一些省委省政府重大决策讨论,大胆发表自己意见。这种认真而又有专业针对性的工作行动,受到当时河南省领导同志的肯定,“我被调去计委,做主管工业的副主任,直接负责全省工业结构调整工作。”
    在张大卫看来,这是商学院学习给他带来的有益之处,也是在人大的学习对他工作的切实指导。“通过将学习和工作结合,能够比较清醒地把握河南经济工作现状及存在的矛盾和问题,它的优势和特点都能看得比较清楚。”
    在他印象中,这种学习充满了主动性,而且“上学过程是一个快乐的过程。”当时经历文革后的他们这代人希望能够系统地学习经济理论知识——“希望”这个词似乎太软绵绵了,简直该说那是一种如饥似渴,喝了很多墨汁都不解渴的感觉。另外就是这些所学在现实工作中很对应,他们与老师教学配合过程也是一个很好的互动。
    理论联系实际,这本就是人大商学院一贯的传统。“人大老师特别亲切,也特别喜欢我们这些长期在一线工作的学生,师生之间交流特别多。这种关系,有时像老师和学生,有时就像兄弟姐妹一般。”  
    说起学习和工作相融,说起在个人发展关键时期得到在人大商学院的学习机会,张大卫展现出一种开放思维,谈兴很浓。
    张大卫说,谨记实事求是,长存人文情怀,“是人大对我最大教育。”他认为,一个人成长过程也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。“现在有些人看不惯在职教育,我觉得不对。因为从我们自己和身边的人,你能看到经过在职教育后所发生的转变,以及他用学到的知识回报社会所做出的贡献。”
    正如“Black Swan”作者塔勒布所说,历史和社会不会爬行,只会跳跃。这句话用在眼下我们瞬息万变现代社会似乎很恰当。我们国家当前发展变化如此快速,这速度似乎已超出我们的想象力。“在这种情况下,要求教育要跟上时代步伐。因为教育该是更前沿一些的,它该看得更远,看得更宽。来自实践、指导实践,指导实践就需要教育能够站得更高远。我觉得,这方面值得我们教育界不断去研究。”张大卫说。
    河南是个人口过亿的大省。“河南发展很不容易。这1亿人,外边人可能还有很多不理解,包括对河南发展,对河南百姓。但是作为我们,怎么样让老百姓富裕起来,怎样让人口素质提升上来,怎么让我们区域经济能力再进一步提高,给这一方老百姓造福,这应该是要考虑的。”他言语中有些动情,“说大一点,我们必须站到河南老百姓立场上,为这一亿人的福祉去工作。时代或者说党和国家已经把我们放在一个重要的工作岗位上,那我觉得仅仅做好独善其身是不行的,首先要做的是报效国家,报效人民。”
    我突然有一种感觉——这也许就是张大卫这样的一位官员,在温雅外表下裹着多年教育、生活、工作中如工业淬火般获得的历练和风骨。也许我们人类就是一台巨大的运转机器,其上每一个人都须在他的位置上尽力尽责,以推动时代一路快跑,而人大这样的教育机构,就应该是那个教育操作工人运转规则的导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