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
首页  >  新闻中心  >  新闻中心

【时代周报】宋华教授:EMBA不是政商勾兑的课堂

来源:宣传信息办公室 编辑:院宣办 发布时间:2014-12-04

EMBA教育真的成为名利场?EMBA课堂如何与中国的经济转型升级的实践互动?EMBA教育未来往何处去?有人缄默,有人发声。11月25日,时代周报记者走访多家商学院之后,专访人民大学商学院副院长宋华,宋华的回答坦率开放。

宋华擅长研究“战略”,在EMBA教育乱象频出的当下,他呈现了一个不一样的商学院变革样本。

时代周报:您如何看待此前中央对于EMBA项目的禁令?

宋华:这些年来,EMBA被商业化了,部分院校把它当作一种产业,是最大的收益来源。很多院校,不管师资条件够不够,都进入到这样一个恶性竞争的过程。结果是,早在2012年就已经出现这样苗头,EMBA成为富人俱乐部,喝酒俱乐部,交友俱乐部,关系俱乐部。

教育的本源在于投资知识,传播理念,培养人才,而EMBA脱离了教育最本源的地方。就拿招生来讲,就出现以招收官员带动企业招生,来勾兑政商关系,把EMBA平台变成一个勾兑政商关系的平台的情况。实际上,这已经极大地玷污了教育的本源,而且这股风在最近这些年越刮越烈。这是事实。

时代周报:人大商学院EMBA教学的创新在何处?

宋华:人民大学教学的特点,就是“反思教学,行动学习”。我们打破了原来的EMBA教育的方式,创建了新的培养方法,就是培养管理者的五种心智模式。包括反思模块、分析模块、练达模块、合作模块、行动模块。我们要求所有同学,在每个模块结束之后必须要写行动方案,我们称之为反思报告。不仅如此,最后一个模块,要求学员要把所有学的东西作为一个工作计划。

时代周报:在您看来,EMBA面临哪些挑战?

宋华:EMBA教育原来对中国经济发展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,但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,面临着新的挑战。中国经济形势发生了变化。原来是高速的粗放的,以巨大的社会代价和环境代价为基础的发展方式。但是今天,这种增长方式出了问题。

中国企业面临三个挑战,第一是如何转型升级。中央讲转型升级这么多年,但是企业不知道转型升级怎么落地。以服务业为例,服务业500强主要是哪些行业?第一是房地产,第二是银行,第三是传统商贸,第四是运输业。另外,2014年银行业利润占服务业500强总利润的71%。这说明,转型升级的口号讲了很多,但是到底如何才能行之有效地促进服务业的发展?这个是我们面临的挑战。

第二个挑战,是国际化。我们越来越融入到全球经济中去,可是我们反过头来看,我们有多少企业在国外真正是成功的?

第三个挑战,企业的经济结构如何可持续?我们的民营企业的生存环境很差。而民营又是国家发展很重要的力量。可是我们的民营企业到底要怎么发展?我们的环境和我们的社会如何可持续?
这三个问题必然反映在我们的教育上,我们的教学体系、模式、方法、内容,如何更好体现今天中国经济发展中的这三个主题?

这是我们EMBA今天要静下心来思考的问题。EMBA不是要办成政商勾兑的平台,而是要办成真正能够有效支撑我国经济发展,这样的一种知识建构的平台。

我们的EMBA教育体系到底应该怎样建构?老师向学生的单向传输,这种教育方式肯定是走不下去了。我们很多学员,素质很高。教育学中有一种建构主义教学理论。改革到今天,教学、知识怎么安排,教学和互动的主体是谁,这都是要考虑的问题。

时代周报:如果EMBA课堂不是“关系俱乐部”,那么能给学员带来什么价值?

宋华:政策来了,我觉得无所谓,如果学员来就是为了勾兑政商关系,严格意义上,他本身就不是我们的学员。从正本清源的角度。我们真正需要的学员就是,把别人当一面镜子,把课堂当镜子,照自己的。想一想该怎么办。

“创捷供应链”是国务院副总理汪洋重点考察的一个企业,它是怎么通过现代服务业带动整个深圳通讯产业的发展?

我们都知道,深圳通讯行业是全球的基地。去年世界出口手机18亿部,深圳占全球产量的42%。深圳的通讯产业非常复杂,形成一个高度发达的产业垂直。问题是,谁来负责产业链之间的协调?“创捷”就出现了。创捷供应链是活生生的案例。我们专门把这个企业请进课堂,这个课堂是我们真正需要的。

我们的EMBA学员通过这样的“移动课堂”受到启发,促发了创业。举一个例子,今天有很多几十万平米的shoppingmall。我们学员通过学习别人的案例,突然想到一个问题,中国大力发展光纤,可是使用率只有30%,并且光纤是有寿命的。他想到了一个服务化的概念,他帮助商铺统一拉光纤,装wifi。商铺可以刷poss机,poss机又产生了大数据,分析商铺的经营状况。他把这个大数据卖给开发商和商家本身。我们的学员想到了,不一定要卖通讯设备,而是可以借鉴互联网思维卖服务。EMBA课堂真正要落地就在这。

如果这样,EMBA还会怕国家的政策么?这也是学院应该反思的地方,我们希望越来越多的企业家进入这个课堂,而不是政商勾兑的课堂。